您好,歡迎來到黃家醫圈! 論壇 | 登錄 | 注冊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幫助中心  |  網站導航
                                云南黃家醫圈中醫腫瘤醫院  

                                患者服務中心咨詢熱線:
                                4006-120-210、0871-67010118、67010001

                                 當前位置: 首頁 - 黃家醫圈 - 醫圈文化 - 《黃氏圈論》



                                《黃氏圈論》《黃氏圈論》與科學的發展觀(初稿)

                                日期:2018-08-29 17:33:34  來源:黃家醫圈 作者:許盂和 字體大小:

                                ? ? 《黃氏圈論》(以下簡稱“圈論”)是一部集宇宙學、哲學、生命科學和人體醫學于一爐的新書、好書、奇書;是中華文化發展過程中的一件瑰寶;是黃傳貴根據其先人自唐末、五代以來,一千多年單線傳承、口傳心授并且在馬克思主義世界觀指導下,通過現代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一定程度的論證而整理、詮釋完成的一本具有承古創新價值的著作。特別是他在扉頁上表達的高尚情操:“將世傳《黃氏圈論》中對現代社會有啟迪的部分整理成文,并公諸于世,變家寶為國寶,家傳為國傳,為中華民族的健康事業服務,是我終生的夙愿”。更令讀者擊節贊賞,肅然起敬。

                                ? ? 《圈論》的內容極其豐富,體系十分完整,有些觀點具有獨創性,有些論述也頗為艱深,也有些看法值得進一步求證和商榷,一時難以理解和把握。筆者僅就《圈論》的有關論述與我黨十六屆五中全會首次提出的“科學的發展觀”聯系起來加以分析和探討,以說明其具有的社會價值和科學性。如有不當和錯誤之處,請批評指正。

                                ? ? 科學的發展觀是以胡錦濤為總書記的黨中央領導集體自十六大以來理論創新中最具標志性意義的成果,是運用馬克思主義辯證法和唯物史觀,在堅持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同志關于“發展”的重要思想和理念的前提下,針對當前我國經濟、社會發展中存在的突出問題和矛盾,適應我國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發展目標的客觀要求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需要,并總結吸取了我黨半個世紀以來社會主義建設和世界資本主義社會發展100多年的歷史經驗和教訓的基礎上提出來的。它的正確表述和內涵是:“堅持以人為本,實現人與自然、社會的全面、協調和可持續的發展。”下面就讓我們用馬克思主義理論和《圈論》的思想來加以分析和解讀。

                                ? ? 一、關于堅持“以人為本”

                                ? ? 堅持“以人為本”是科學發展觀的本質和核心。按照馬克思主義的觀點當代中國就是堅持以人民為本,它和西方的“人本主義”(即把人看做抽象的生物的人)和我國古代的“民本思想”(即“民貴君輕”思想)有本質的區別。馬克思把人看作是一個歷史的動態的發展著的人群共同體。因此,堅持“以人為本”,就是要以實現人的全面發展為目標,從人民群眾的根本利益出發,謀發展、促發展,不斷滿足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物質、文化生活的需要,切實保障人民群眾的經濟、政治和文化權益,讓發展的成果惠及全體人民,即是說發展的目的是為了人民。

                                ? ? 不僅如此,按照馬克思的理解,社會發展與自然進化也有質的區別。社會發展不是純粹的自然的過程,而是社會主體——人的有目的地改造與創造對象的過程,在人類社會形成之前,自然界中萬物也存在著運動和變化,但這絕對不是經過人類干預的發展,只能是某種變化和進化。只有當人能創造工具,脫離了純粹的動物界之后,社會的發展才得以產生。從這個意義上說,社會發展是動物轉變成人以后人所特有的存在方式和運動形式,可以說人——人民群眾既是社會歷史發展的主體和主題,也是社會歷史發展的動力和動因。而且人和人民群眾也只有在社會全面發展中自身才能持續存在和全面發展。這就是說社會發展的主體也是人即人民。所以馬克思說人(即人民)只有到了“建立在個人全面發展和他們共同的社會生產能力成為他們的財富這一基礎上的自由個性”的階段,人才能成為真正自由和自立的人——這也就是人類社會發展的高級階段——共產主義社會。

                                ? ? 《圈論》對科學的發展觀必須“以人為本”的理解也是和上述觀點完全一致的。它說:“天圈、地圈、人圈、人圈乃天地之靈圈也”。并明確指出:“宇宙的存在正是因為有了人存在才具有了存在的價值和意義。人為萬物之靈長,人是物質發展的高級形式,是一切物的最高代表……人是天、地、物的綜合產物。”(P184)這充分說明了人在自然、社會發展中的主體地位。

                                ? ? 《圈論》在物質和意識、存在和思維的關系上具有鮮明的辯證觀點,它不僅承認“客觀存在決定精神意識”。(P132)同時也指出“在一定時期或一定的社會環境條件下,意識同樣能決定客觀存在,特別是現代社會環境條件下,社會的發展程度越高,意識的決定作用就越顯突出,我國強調解放思想,更新觀念,就是一個典型的范例。”(P133)可見,它充分肯定了人和人民群眾的主觀能動性,對社會發展起著不可或缺、無比重要的作用。

                                ? ? 《圈論》還首次提出了人類社會具有“三個世界”的哲學理論,即“物質世界”、“精神世界”和“生命世界”以及它們之間的關系。它指出:“從小范圍來講,一個家庭一代又一代的繼承和發展起到精神進化發展的作用”。當然也包括逐代物質文明的進步。“從大范圍來講一個時代向另一個時代的變遷,人類物質文明與精神文明的進步升華是數以億計人精神集合的最佳證明。然而,當前卻出現了人們不愿看到的現象,即“物質世界的高度發達,精神世界的高度滯后,兩個世界的落差,將會給整個世界帶來難以估計的災難。”(P220)因此,在我們推動人類物質文明發展的同時,必須加強人類精神世界的研究和建設,從而同步推進人類社會的“三個世界”共同發展。

                                ? ? 由上可以看出:《圈論》十分鮮明地肯定了人類社會的發展必須是也只能是堅持“以人為本”、“人命為首”。它體現了以人(人民)為主體的人的全面發展和進步;社會的發展是為了人民也要依靠人民,離開人民的物質文明和精神文明以及人自身的全面發展和共同富裕,片面地空談社會發展是毫無意義和價值的,甚至會走向人類愿望的反面。一旦體現人的“生命世界”都消失了,體現“物質世界”和“精神世界”的社會發展難道還能存在嗎?破壞了人類社會“三個世界”協調、同步發展,只能帶來人類的自我毀滅。

                                ? ? 二、關于堅持全面發展

                                ? ? 堅持經濟與社會的全面發展,是科學發展觀的另一個重要內涵。就是說要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同步地推進政治法律、思想道德、教育衛生和其他社會建設,逐步克服和消除腦力勞動和體力勞動、工人和農民、城市和鄉村的三大差別,以及由此帶來的少數人富裕和多數人相對貧困的差別。

                                ? ? 堅持以經濟建設為中心是我黨社會主義建設半個多世紀以來正、反兩方面得出的結論,因此,任何情況下都不能動搖,必須聚精會神搞建設,一心一意謀發展,爭取國內的安定、團結和國際上的和平、穩定,把握機遇,不失時機地把“發展”作為我黨執政興國的第一要務。只有發展生產力,提高綜合國力,才能振興中華,更好地解決前進路上的矛盾、困難和問題,勝利實現全面建設小康社會和社會主義現代化,為社會的全面進步和人的全面發展提供物質基礎。但與此同時,也必須全面推動包括政治法律、思想道德、教育衛生、文化體育等社會上層建筑的改革、進步與發展。否則,經濟起飛也不可能健康、持久。

                                ? ? 馬克思主義的唯物辯證法告訴我們,任何事物都具有其內部構成的整體性和與外部事物的廣泛聯系。正是這種內部矛盾和外部聯系的全面和諧的對立統一,才推動了事物的運動和變化;反之,事物內部矛盾和外部聯系的缺失與不和諧,必將導致事物的衰退、滅亡和轉化。

                                ? ? 《圈論》在它的全部論述特別是“天地八字”和“生命八字”中都十分突出地表達了這種事物的內在矛盾是事物發展的根本動力,事物之間的廣泛聯系是事物的發展的重要條件的思路。我們可以稱之為“圈網”的特殊思維方式,它一定程度上豐富和發展了辯證法。它指出:“宇宙間萬事萬物有整體性又有可分性。因此,對各個小圈的認識是必須的,也是必要的……研究可分性、認識復合性,以‘小圈’認識‘大圈’是‘全息論’的精髓”。(P.47)它的結論是“只有以‘大圈小圈內外圈’的思維方式和思維體系去認識宇宙間的萬事萬物,才具有觀念的整體性和綜合性。”(P.48)這是客觀辯證法在認識論上的反映。

                                ? ? 《圈論》的思維方式要求:“一開始就要從整體出發看待各‘圈’與‘網’的相互聯系,‘網’與‘網’的相互聯系……它們相互作用是什么?相互依存的前提是什么?相互制約的條件是什么等等……”(P.61)在人類社會中,生產力、生產關系,經濟基礎、上層建筑及其組成部分都是不同的“圈”和“網”,它們都是相互聯系、依存、制約和作用的。因此,我們在抓經濟發展時,不僅要考慮到經濟發展圈內各部分的制約關系,如:輕、重工業,農業和第三產業的依賴關系,同時也要考慮經濟圈外與政治、法律、教育、文化……甚至人口、資源、環境等方面的依賴關系。這也是《圈論》帶給我們的重要啟示。

                                ? ? 這種“圈”“網”相聯的思想,不僅在“天地八字”、“生命八字”對于客觀世界(物質世界)的認識中闡述深邃,而且在“圖環命理圖”關于“觀病”、“識病”、“治病”等內外八圈中更為突出地闡明了全面觀察事物內部與外部的廣泛聯系,從而處理各種問題(包括經濟、政治、……乃至治病救人等)絕對的必要性和重要性。

                                ? ? 列寧曾說:辯證法是關于發展的學說,是最全面而無片面性弊病的發展學說。傳統的資本主義發展理念,是自發的,是在經濟片面發展而不斷產生危機條件下艱難前行的。在馬克思主義和當代西方哲學、經濟學的雙重反思批判下,逐漸發生了重大轉變,當代的西方經濟學家和政治家們的逐漸認識到:單純的經濟增長并不等于也不會自發帶來全面的社會進步與繁榮,盲目崇拜GDP增長有可能將社會發展引入歧途。因而,提出了整體、綜合、均衡發展的發展理論。1983年聯合國就曾委托法國學者弗郎索瓦·佩魯寫了《新發展觀》一書,提出了“整體的”、“綜合的”、“內生的”新發展觀。強調經濟與社會、物質與精神、局部與整體、現實與未來的均衡、全面、協調的發展。由此,也證明了馬克思主義關于真正的發展必須具有全面性的觀點和《黃氏圈論》的“圈網”思維方式是完全正確的。

                                ? ? 三、關于堅持協調發展

                                ? ? 這是“科學發展觀”中一個與全面發展相聯系也有其特定意義的內涵。經濟與社會的全面發展不等于各方面、各部門、各層次齊頭并進,如影隨形,亦步亦趨,而是要分清輕重緩急,按比例、相配合以最最優化的組合方式向前發展。具體來說,至少要做到五個統籌兼顧:即“統籌城鄉發展、統籌區域發展、統籌經濟社會發展、統籌人與自然和諧發展、統籌國內發展與對外開放。”以此推動生產力和生產關系,經濟基礎和上層建筑相協調,推動經濟、政治、文化建設的各個環節、各個方面的相互銜接、相互協調、相互促進、良性互動。

                                ? ? 馬克思主義辯證法認為,社會的發展是一個系統工程,也是一個動態管理的過程,溫家寶在今年人代會答中外記者時曾經形象地比喻,經濟社會的發展和人民的富裕就象一支艦隊,它的前進速度不是看最快的艦只,而是要看最慢的,要用最合理的速度、率領整個艦隊前進。社會的發展可以是牽一發而動全身,也可以是牽一發而全身不動甚至倒退。為此,我國政府對經濟發展各個部門、要素等采取了及時利用經濟、法律等杠桿進行宏觀調控,從而實現了逐年穩步快速增長,避免了大起大落的危機,令全球矚目。再例如,處理好效率和公平的矛盾,高收入群體和貧困人口的矛盾也是我國當前一個非常重要的協調問題,否則它會影響到整個社會的安定、團結和絕大多數人的生產、工作的積極性。法國思想家盧梭說過:“人類社會每前進一步,不平等就前進一步。”這是一個很難打破的悖論。因為,認為社會貧富懸殊最合理的觀點是自古至今的先進思想家們所一致反對的,同時任何“片面地認為合法擁有巨大或高額收入是邪惡的象征和罪惡的行徑亦屬于對當代社會的誤解”。(美:阿瑟·奧肯《平等與效率——重大的抉擇》1987年)然而,這一悖論在我們實行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條件下并非不能借鑒發達國家的經驗教訓促進社會效率和社會公平在一定發展階段上相統一、相協調。主要措施是:首先要保障公民在競爭的起點、過程和規則上、機會上的盡可能平等,例如受教育和醫療的保障,城鄉人民應當機會均等。其次要把在計劃經濟條件下被扭曲的過低的合理合法收入要素達到市場經濟條件下的均衡價格水平,(例如:確定最低工資水平等)打擊非法收入,逐步消除轉軌時期大量出現的合法不合理收入(如行為壟斷收入等);三是對總收入的高收入者,通過個人所得稅體系進行調控,降低其總收入水平。四是盡快建立健全社會保障體系,為所有居民(主要是貧困階層)提供一個社會安全網,使他們有一個最低的生活和安全保障。前二者是強調競爭起點、規則和機會的平等;后二者是強調結果的公平,以此來解決效率和公平,高收入和低收入者的矛盾。在任何一個特定的社會發展階層上,社會存在決定社會意識,只要通過社會領導者的合理協調、調控,大部分人——當然不是所有人——通過立法程序,確定某種制度安排,妥善調整了公平與效率的矛盾,這種安排就是走向和諧社會的相對的好的安排。可以說,協調各方的利害和矛盾,不斷地推動社會、經濟發展是對我黨執政能力和馬克思主義創新精神的嚴重考驗。

                                ? ? 《圈論》在這方面也有十分精彩的論述,例如它在“生命八字”和“醫圈”的分析中就指出:“命為物、神、性的總和,它是生命基本的三要素,是構成生命產生、存在和發展所必備的前提和條件,其中任何一個要素存在缺陷或發生障礙,必然會干擾生命的正常運轉而導致疾病產生。”(見P209-221)因此必須找到人體器官、精神狀態和性的最佳組合狀態和平衡點;達到生命系統的全面協調,才能保證人的健康。它在論述“運動方式”和在論“力”中提出了協調“大、小圈”發展的四種“力”:即“調節力”、“修復力”、“適應力”、“利用力”對于我們觀察指導協調經濟、社會的發展也是有啟迪的。它在論述“生命”時指出:“人的生命是需要內、外環境的,當外環境和內環境融為一體,生命就得以生存、得以發展。所以,‘內外合一命和存,內外失衡命離殺。’”(P236)可見只有使生命存在的內外環境協調,才能保證生命的健康和持續。否則,內外失調必然導致死亡。它說:“作為醫生,在分析病性、解釋病癥,決定治療方案的時候,應把人看成一個整體,機體的各部分都在一個“網”中,由于“網”的內在聯系……在臨床診斷治療上就能思路清晰,顧全大局,更好地抓住主要矛盾,兼顧次要矛盾,做到分圈施治。”(P349)這些醫理的原則同樣也適用于推動和協調經濟、社會的進步與發展。

                                ? ? 《黃氏圈論》關于事物的各組成部分必須協調、統一才能順利發展的思想最集中的體現在他提出的一切事物普遍適用的運動模式“和存、相稱、離殺、轉歸”中,特別是“和存為生”、“相稱為長”中,它指出:“整體之所以為整體,是因為它內部結構的豐富性,多樣化及協調性。整體得以建立,必然需要組成整體事物的各要素相互之間“和存”。要素之間的功能充分耦合,“和存”才能形成。”(P18)接著它指出:“事物產生之后,‘相稱’就伴隨著‘和存’同時出現,事物總是由‘不相稱’到‘相稱’,由‘相稱’到‘不相稱’,然后又從‘不相稱’到‘相稱’這樣的規律變化發展,其運動的過程是由慢速到快速,從低級到高級,從簡單到復雜,從功能單一到功能的全面開發應用。”可見,事物各組成部分的‘相稱’是事物發展的前提,也即是我們當前所倡導的‘和諧’,事物只有各要素之間‘相稱’、‘和諧’、‘穩定’、‘協調’、‘平衡’才能發展,這就是馬克思主義所說的矛盾的同一性,然而一切事物內部矛盾中又同時存在著相互排斥、分離、失衡、不相稱、不協調、不穩定的因素,這就是矛盾的斗爭性,正是這種事物內部和外部矛盾的相對的同一性和絕對的斗爭性相結合才推動著事物的運動、變化和發展。它認為:在“多線條立體網絡式”的事物中,“始終存在著一種相互提供、相互依存、相互制約、相互相稱、動態平衡的自我調節機制,而維持這個調節機制的能量就是“中”,是“中”這一原動力所產生的對內對外的六種親和力,即反應力、調節力、修復力、應激力、適應力、利用力,控制著整個事物的運動。”(以上均見P19-20)自然界的原動力“中”是自發實現的。在社會的運動中,是離不開社會主體——人的。所以社會的主體——人及其領導者、組織者,能否正確運用這“六種力”來協調社會發展各種因素,就是事物發展的關鍵,這也是“圈論”給予我們最有益的啟示。

                                ? ? 四、關于堅持可持續發展

                                ? ? 如果說堅持經濟和社會的全面、協調發展是從當代人同一空間來闡明科學發展觀的話,那么堅持可持續發展的原則,則是從人類的代際發展關系上來思考科學發展觀的。它的主要內容是:要促進人與自然的和諧,人與環境的友好,以實現經濟發展和人口、資源、生態環境相協調,走生產發展、生活富裕、生態良好的文明發展道路。使社會經濟的發展既能滿足當代人的當前的物質和精神文化生活的基本需要,又要考慮未來的需要,特別是也要為子孫后代著想,以保證一個國家、民族乃至全球經濟社會發展能一代接一代地持續下去。

                                ? ? 作為一種戰略思維,可持續發展已經成為包括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在內的全球的共識和選擇。它的經典定義是1987年聯合國世界環境與發展委員會的報告——《我們共同的未來》提出的:“可持續發展是既滿足當代人的需要,又不對后代人滿足其需要的能力構成危害的發展。”它是針對環境、資源、人口、外層空間等全球性問題的出現而提出來的。顯然,在全球經濟走向一體化的時代,僅靠某個國家或少數幾個國家是不可能解決這個問題的。盡管如此,作為一種理念和戰略思維,我國當前的經濟、社會發展就必須向這一目標前進,從我做起并不斷地通過國際協商和立法從而影響整個世界。

                                ? ? 這個問題在我國古代思想家和馬克思主義先賢們頭腦中是早有思考的。他們首先希望自己的國家和民族乃至世界上各個國家民族,根據自己的國情,通過不同形式和階段,最終消滅“三大差別”逐步實現國家和民族的融合,以達到全人類的共同富裕走向共產主義和“世界大同”;同時每個國家、民族乃至全球都應把可持續發展做為自己的目標,為子孫后代的發展創造或保存最好的物質基礎、自然環境和資源。使整個地球上的人類一代一代的美好生活億萬代地延續下去。為此,我們應當提倡“代際關懷主義”的消費觀,把對人類后代的需要、利益和權利的關懷作為本代人的最大幸福,體現本代人崇高的精神追求,而不是象當前某些發達國家那樣,為了本民族國家的狹隘利益和富裕生活,貪婪地掠奪和奢侈地消費地球上的各種資源。由于自然資源不是為任何個人或一代人所獨有,因此,每個人、每一代人、每一個民族和國家對地球自然資源都負有合理使用和節約使用的責任,這不僅是一種節儉的美德,而且也符合人類代際公平的倫理原則,這種消費觀具有適度、綠色和重精神生活質量的特征,也就是我們黨提出的要建設一個資源節約型和環境友好型的和諧社會與和諧世界。

                                ? ? 馬克思主義一方面充分肯定了自然界在人類社會發展中的客體性地位,認為人是自然的主人,人類為了滿足自身的生存和發展需要,通過有目的、有意識地改造對象的實踐活動,去向大自然索取,這是必要的。但另一方面,又反對人類理性至上主義,反對片面強調人類對自然的征服,把人看作是無所不能,無所不可、無所不為的絕對至上的主體,而把人以外的對象(甚至包括人本身)作為可以任意征服、改造、復制的對象。這種違背自然規律、超越自然承載能力,向自然界過度索取的做法,必將招致越來越嚴重的自然災難。例如全球變暖、氣候異常、非再生能源枯竭、物種不斷滅絕、疾病大規模流行……從而也將導致人類社會處于“文明的火山口上”,有可能因爭奪能源與生存條件等而爆發社會性災難——如核戰爭、核軍備競賽、種族、文化、信仰歧視等從而導致人類社會自身的毀滅,這樣,經濟、社會的發展就毫無意義了。所以恩格斯卓有遠見地提醒:我們“不要過分陶醉于我們人類對自然界的勝利,每一次這樣的勝利,自然界都對我們進行報復。”《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二版、第四卷、第三八三頁)

                                ? ? 《圈論》對可持續發展的問題,發表了許多精辟的具有前瞻性的觀點和論述。它強調:“萬物有命”,“天、地、人、物密不可分。”(見第三卷導言)它說:“‘生命八字’強調人與自然、生命與自然的協調發展”,自覺遵循自然規律,才能作到人與自然的和諧相處和可持續發展。還說:“逆其自然而生,順其自然而死、用其自然得利,傷其自然賜災。”(P.35)“要想使天地間的萬事萬物長久維持下去,就必須‘相生相克’,也就是說一事物對另一事物必須有著‘生發促進’作用;同時,一事物對另一事物也必須具有‘克制約束’作用。否則,必然會導致事物的崩潰。”(P35)人類和自然的關系就是為此,不僅人類自身要和諧相處,而且人類社會和自然界更要和諧友好的相處下去。《圈論》十分憤慨地指出:“人類大面積地砍伐森林和破壞植被,造成了大范圍水土流失,能夠養水、儲存水的土地減少了,嚴重破壞了水氣大循環的關鍵媒介,水和氣失去了正常循環,整個環境只能是燥熱和干旱,土地沙化越來越嚴重。賴以生存的‘水、土、氣’受到了嚴重威脅,因此‘氣滯命弱為離殺,氣絕命亡為轉歸’。近百年來,世界上由于人為因素造成的土地沙漠化己達到數百萬公頃,難以計數的河流和湖泊完全干涸或者斷流,十幾年來號稱母親河的黃河數次斷流,早就暗示人類:生存危機已經開始。“(P.235)可見,人類破壞大自然的生態平衡無異于自掘墳墓,遑論人類社會的可持續發展。《圈論》對此大聲疾呼,但愿能更強烈地引起全社會、全世界的共同關注。保護大自然就是保護人類自己,破壞大自然必然會毀滅人類自己,更談不上可持續發展,這就是《圈論》的忠告。

                                ? ? 結束語

                                ? ? 以上我們對科學發展觀的具體內涵及其理論根據的研討,采用的是分析法。其實,無論是從科學發展觀的主體還是客觀性要求來看,人與社會、自然的全面、協調、可持續發展都是相互聯系、不可分割的整體。從主體來說,人與社會、自然是相互聯系、相互依存、相互制約不可分離的。從它們發展的客觀性要求來說,全面性、協調性和可持續性三者也是相互聯系、相互依賴、相互滲透、相互轉化的。人與社會、自然沒有全面的發展,也就不可能有協調和可持續的發展,沒有協調、可持續的發展,也決不會有全面的發展。對協調和可持續發展而言,它們之間的關系也是一樣。

                                ? ? 從科學發展觀提出的理論根據來看,馬克思主義的發展觀和《圈論》的發展觀,盡管其所使用的概念、用語不同,所觀察的方向、角度不同,但都是對同一客觀世界發展規律的正確的反映。馬克思主義辯證法是關于事物普遍聯系和發展的科學,它認為任何事物都是由矛盾構成的,矛盾雙方具有同一性和斗爭性,正是這種矛盾雙方和多方的對立統一組成多樣化的事物。也正如毛澤東所指出的那樣:“矛盾雙方又統一又斗爭由此推動事物的運動和變化。”(見《矛盾論》)這種運動和變化,首先從事物的量變開始,此時事物處于肯定階層即和諧的穩定階段,隨著量變發展達到一定的‘度’——即關節點,矛盾對立的雙方就各向相反的方面轉化,于是事物就發生了質變,也就是事物發展的否定階段,產生了新的事物。接著新事物又開始了新的量變和質變過程,使事物由肯定走向否定,再走向否定之否定。即使沒有人們去認識,順應和利用這一規律,事物也會這樣自發地波浪式前進、螺旋式上升由低級向高級運動。人們決不能任意發明、改造自然規律,只能發現、利用它。

                                ? ? 《圈論》的發展觀是在中華五千年文化的沃土上,用自己特定的概念和邏輯來反映事物存在發展的普遍規律的。它提出了“中生萬物”、“萬物歸中”的理論;提出了“和存、相稱、離殺、轉歸”的事物共同的運動模式;提出了“圈”“網”相連全面立體的思維方式;提出了“二個生命體、三個世界”、“萬物有命”的泛自然觀,以及在此基礎上充分發揮人的主觀能動作用達到“天、地、人合一”的理想境界等等,其內容極為豐富,有許多創新的亮點,(在此不便大量引用、讀者可閱讀有關部分)其實,無論馬克思主義的辯證法和《圈論》的發展理論都是對同一客觀世界的共同規律的反映,只是概念和提法不同而已。所謂“中”按我的理解就是“矛盾”,也可看作是我國古代道家的所謂“道”。它說的“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無名無地之始……”“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負陰而抱陽,充氣以為和……”等等,(見老子《道德經》),這些思想和《圈論》的提法不盡相同,其實質大體也是一致的,因為它反映的客觀存在的自然規律就是一個,只是反映的深度、廣度和正確程度稍有區別而已。以下這許多基本的哲學概念:如“矛盾”、“對立統一”、“中”和“道”,“一分為二”、“合二而一”、“一分為三”、“合三為一”、“質量互變”、“辯證否定”與“和存、相稱、離殺、轉歸”等等,其實質大同而小異、并無原則區別。當然,它們各有自己的體系和創新,這是絕對不可忽視的。可以毫不夸張地說,“圈論”的發展觀肯定具有某些值得深入探討的新發現、新思維、新觀點。因為一代代人的認識總是隨著改造客觀世界實踐的活動不斷前進而不斷深化和發展的,這也就是《黃氏圈論》及其傳人給予我們極為有益的思想啟示和寶貴的精神財富以及它對我國建設和諧、小康社會所具有的不可估量的社會價值。

                                ? ? 湖南大學“關心下一代工作委員會”副主任
                                ? ? 許盂和
                                ? ? 二OO七年四月二十日
                                ? ? (第一稿)
                                ?

                                返回頂部
                                醫院郵箱
                                關注小程序

                                掃一掃
                                關注微信小程序

                                預約掛號

                                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進行預約掛號

                                在線咨詢
                                久久这里只有精品免费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