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歡迎來到黃家醫圈! 論壇 | 登錄 | 注冊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幫助中心  |  網站導航
                                云南黃家醫圈中醫腫瘤醫院  

                                患者服務中心咨詢熱線:
                                4006-120-210、0871-67010118、67010001

                                 當前位置: 首頁 - 黃家醫圈 - 醫圈文化 - “憂濟在元元”



                                “憂濟在元元”憂濟在元元(06)

                                日期:2018-08-29 17:39:26  來源:憂濟在元元(06) 作者:憂濟在元元(06) 字體大小:

                                傳奇六

                                ? ? 聽說,黃家偶或有點細細碎碎的摩擦,也聽到一些對醫生妻子的非議。對黃家的情況,了解得多了,對某些問題,我有了新的結論。

                                ? ? 黃醫生對病人熱血衷腸。

                                ? ? 他常說:“醫生的責作進為同時代活著的人解除疾病帶來的痛苦。看個病,對醫生來說是小事兒,對病人可是大事兒,老頭死了家要窮,老婆死了家要散啊。”

                                ? ? 他常對妻子說:“駕駛員要體會搭不上車的乘客的心情。當醫生的也不能忘記生病時的痛苦。醫生的行為涉及到千家萬戶!”

                                ? ? 周轉云是云南省巧家的一位農民,患腦炎,昏迷了三天三夜。家里人求救于黃傳貴,黃醫生用斷續、血騰配合治療,12小時后,周轉云清醒了。

                                ? ? 以后,看到黃醫生,周轉云就要說一遍:“老同學,我睡著了,是你把我叫醒的。你喚轉我一個,救了我一家啊!”

                                ? ? 黃醫生說:“我的家鄉在深山嶇,和過去相比,生活好多了,但還很窮。得了病,大醫院,他們住不起,大醫院的醫生,他們也請不起。”

                                ? ? 在黃醫生診室,我看到張志學的一份病歷和一張拍片。

                                ? ? “你這兒也拍片子?”我問醫生。

                                ? ? “不能拍。這是一個患者留下的。”他望望片子。

                                ? ? 為滿足我的好奇心,黃醫向我講述了下面這個故事:

                                ? ? 張志學,男,12歲,父親是巧家馬樹的農民。

                                ? ? 張志學咳嗽,痰中有血,身體消瘦,父親帶他到會澤拍片。攝片提示:兩肺中間有一個塊影,醫生建議他到外地醫院就診。

                                ? ? 張志學的父親把家中的豬賣了,七拼八湊,弄了200元錢,來到昆明。

                                ? ? 在某醫院再次拍片,初診為:縱隔障瘤。醫生的意見是,住院作“CT”檢查查或開胸探查。先交1000元住院費,前后約需二、三千元。

                                ? ? 張家父子聽傻了。

                                ? ? 張家父子找到黃醫生,黃醫生給張志學看了病,取了藥,留他父子吃了飯,送他們上路。

                                ? ? 父子倆一句話說不出,只流淚。

                                ? ? 黃醫生要他們帶走醫院的診斷書和拍片,他們擺擺手,意思是不要了,他們拿著沒有用。

                                ? ? 最近,張父來信說:“現在,孩子不咳嗽了,能吃飯,上學去了,我知道,除了家里的親人,到社會上也能遇到親人那。”

                                ? ? 巧家小河新田的龍小祥,到昆明尋找黃傳貴。除了一袋子黃果,身上別無分文。他對黃醫生說:“父親去世了,母親嫁人了,我病了,無辦法,我來找你。”

                                ? ? 黃醫生發現,龍小祥左胳膊肱骨及右腿股骨都有漏管,在流膿。

                                ? ? 黃醫生讓他在家洗了澡,吃了飯,送他到醫院檢查。

                                ? ? 醫院確認為:結核性骨髓炎。

                                ? ? 黃醫生給他拿了藥,讓他回家治療。

                                ? ? 龍小祥病好了。

                                ? ? 龍小祥成家立業了。

                                ? ? 別人家是高朋滿座,黃家是患者盈門,早6點就來打門,晚11點人才走完,一年365天,天天如此。

                                ? ? 有的患者,不管自己患的什么病,抓著黃家的茶杯喝茶,端起黃家的飯碗吃飯,房里煙霧騰騰,地下煙頭滿地。新刷的房子,白墻都給薰黑了。

                                ? ? 有的病人隨地吐痰,黃醫生喂了幾只搞科研用的雞,他叫妻子撒食喂雞,妻子說不用喂,它們一個個飽著呢。丈夫不理解:

                                ? ? “你這是什么意思。”

                                ? ? “你的戰友,一人留下一口痰,這幾只雞吃不完,還有幾口沒動呢。”

                                ? ? ……

                                ? ? 黃家夫婦,婚后,過了8年牛郎織女生活。張友惠一個人帶著兩個孩子,上班前送孩子到幼兒園,下班后先接孩子,然后回家做飯。孩子生病,她抱著孩子深更半夜哭到天明。給丈夫寫信的時候,她卻總是那私幾個字兒:“我們一切都好,你要好好工作學習”。

                                ? ? 黃醫生說,他感謝他的妻子。由于她的支持,他順利地讀完了大學,畢業后,又留校工作。他常常對妻子說:“黃八代的事業哪,有你的一半啊。”

                                ? ? 1981年,黃醫生由西安調回了昆明。全家團聚后,家務事仍粘在她身上。夫婦之間顧不上談天說地,更沒時間逛公園。妻子喊丈夫吃飯,丈夫點點頭,沖妻子笑笑,他太累了,話都說給病人了。難得同妻子說上幾句家常話。

                                ? ? 張友惠上大班,24小時一輪轉,勞累了一天一夜,精疲力盡,本想回家休息休息,她什么時候進家,家里都是一屋子人。

                                ? ? 躺到床上不一會兒,病人便在門外喊叫:

                                ? ? “黃醫生在家嗎?”

                                ? ? “找黃醫看看病。”

                                ? ? 開初,她還可以開門答話。漸漸的,管你天王老子叫,一律不理。

                                ? ? 病人坐在門口等,陸陸續續的還有人來。

                                ? ? 病人在呻吟。

                                ? ? 患者在大聲談笑。

                                ? ? 小孩子又哭又吵。

                                ? ? 她躺在床上能睡著?

                                ? ? 天天如此。數年如一日。

                                ? ? 她氣得在床上哭。

                                ? ? 她氣得同丈夫大吵大鬧。

                                ? ? 她覺得她在這個家活不下去。

                                ? ? 有時候,她把火兒發到客人身上去了。

                                ? ? 看到妻子要動氣,黃醫生悄聲向妻子說:

                                ? ? “別吵,這是我的同學”

                                ? ? “客氣點,這是我的老師”

                                ? ? “張友惠,給點面子,這是我的老鄉。小心,家鄉人會說我怕老婆。”

                                ? ? 對這些急中生智的老生常談,妻子張友惠只有釋然一笑。

                                ? ? 張友惠不僅風度優雅,身材勻稱,一表人材,還是位絕頂聰明的女主人。她過去是昆明鐵路局小石壩機修廠連續幾年的乒乓球單打冠軍,開朗、健談、活潑、能歌善,心地善良。她向丈夫附耳幾句,便說得丈夫臉色激紅,不得不向妻子連連道歉,頻頻點頭。

                                ? ? 我幾次碰上這樣的場面。

                                ? ? 我同醫生開玩笑說:“你這男子漢,常向妻子陪罪?”

                                ? ? “嗯,次數還不少呢!”

                                ? ? “老婆面前沒英雄,向妻子陪罪不丟人。你別責怪她,作你的妻子太難了,我很同情她。”我對他說。

                                ? ? 黃醫生很灑脫,這天就他的家事,他說了很多。結論是:

                                ? ? “這,我有自知之明,世界上任何一個可以作我妻子的女人,和我一起生活,都不會幸福。我要設身處地同情我的病人,我也要設身處地理解我的妻子。”
                                ?

                                返回頂部
                                醫院郵箱
                                關注小程序

                                掃一掃
                                關注微信小程序

                                預約掛號

                                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進行預約掛號

                                在線咨詢
                                久久这里只有精品免费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