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歡迎來到黃家醫圈! 論壇 | 登錄 | 注冊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幫助中心  |  網站導航
                                云南黃家醫圈中醫腫瘤醫院  

                                患者服務中心咨詢熱線:
                                4006-120-210、0871-67010118、67010001

                                 當前位置: 首頁 - 黃家醫圈 - 醫圈文化 - “憂濟在元元”



                                “憂濟在元元”憂濟在元元(03)

                                日期:2018-08-29 17:37:52  來源:憂濟在元元(03) 作者:憂濟在元元(03) 字體大小:

                                ? ? 聊天兒中,我向黃醫生說及文藝作品中的醫生形象,他敏感,一連聲說:“我拒絕別人對我采訪。在西藏,在云南,我謝絕過許多新聞界朋友。我愿意默默無聞地工作,不上電視,不上報紙。不信,你看去,我們的中醫門診,是無牌門診,不掛牌,不登報……”說完這些,他補充了一句俏皮話,“我樂于采訪別人,我拍了許多多采多姿的藏族同胞照片。你到昆明去,我拿給你看看……”

                                ? ? “好,黃醫生,我絕不負約!”我心里想,你拒絕采訪,可能去看照片就是個機會。

                                ? ? 去云南的路上,我很興奮,遐想頗多。

                                ? ? 病是可怕的,癌更可怕。相當一個時期以來,甚至今后一個相當時間以內,惡性腫瘤仍是危害人類健康的最來嚴重疾病之一,尤其是癌。國際衛生組織一個材料中透露,全世界每年有590萬癌癥新患者,死于癌癥的每年有430萬人之多。僅次于心血管病的死亡人數,居第二位。腫瘤發病率有逐年增長的趨勢。就我國上海而言,1960--1980年,在各類死亡病因中,癌瘤已由第六位上升到了第一位。我常常耳聞目睹死于這種病的好同志,好戰友,深深惋惜他們及他們家屬的不幸。我決心進一步熟悉黃傳貴醫生,通過我的口,或許能挽回幾個家庭的不幸?

                                ? ? 我想象中的黃醫生之家,幽雅,漂亮,有濃郁的春城特色。陽臺上擺滿了中國名花:茶花、杜鵑花、君子蘭……花團綿簇,花盆櫛比,花木扶疏,美不勝收。

                                ? ? 出我意料的是,黃家左鄰右舍,門前都很豐富,唯獨他家陽臺空空蕩蕩,冷清清。

                                ? ? 黃家確是與眾不同,室內室外,對比鮮明。

                                ? ? 我是午休時間到的黃家,室內看不見一花一木,但見人頭處處。我以為這些都是黃家的親友。心里暗想:莫非黃家今天有家宴?有社交活動?和黃老太太行完握手禮,正不知對諸多“親友”如何稱呼的時候,一位叫施廷榮的說話了,他說他已經給患者作完了病歷記錄,還給一個骨肉瘤患者拍了照(全身照及左腳局部照)。

                                ? ? 黃醫生邊洗手邊和患者打招呼:

                                ? ? “我就來,我就來。我倒車站接客人了,勞各位久等。”

                                ? ? 我責怪自己健忘,竟忘記了黃醫生向我講過的他家高朋滿座的故事。

                                ? ? 黃醫生拉過一條小木凳,坐在患者中間,開始了診脈,看病。

                                ? ? 一位叫侯紹堂的中年漢子,看上去老實巴腳,說話卻繪聲繪色:

                                ? ? “黃醫生,我吃藥六個月,現在沒有不舒服的感覺了。我能吃、能睡,身體胖起來了。”他摸摸,“你看,左個雞蛋大的包塊摸不著了。我的鼻咽癌主你給趕跑了。再吃一劑抗癌粉,爭取把它徹底消滅。”

                                ? ? 看他那個樂觀勁兒,談笑自若,哪象個癌癥病人!

                                ? ? 侯紹堂指著一個青年農民說:“他是我領來的。看到我的鼻咽癌好了,他求我帶他來找你。他家好貧困,可憐兮兮,農民沒有腿,沒法兒生存……”

                                ? ? 患者是一位不到20歲的男性公民,云南江川縣農民,衣服破舊,神情沮喪,左腳上部圓滾滾的,長著瓜大的腫塊,醫院確診為“骨肉瘤”,建議做截肢手術。

                                ? ? 患者母子話不多,也沒哭天抹淚。靜聽醫生說話,或則點頭稱是,或則一句句回答醫生的問話。

                                ? ? 黃醫生多次向我談過:

                                ? ? “醫生的責任,就是為同時代活著的人解除疾病帶來的痛苦。”

                                ? ? 他還說:

                                ? ? “我特別關心那些條件不如我的人,特別是那些尚未擺脫生活貧困的農民,我愿意多為他們服務。能為他們解除痛苦,我感到幸福。”

                                ? ? 耳聽是虛,眼見為實。

                                ? ? 黃傳貴醫生,是一個很見過一些世面的人,他給多少個當地要人看過病,他自己不講,別的同志記得清。有同志告我說,這幾屆中央委員中,每一屆都有若干位同志找他看病。

                                ? ? 現在,黃醫生在給農民看病,他的話那么多,瞧他那高興勁兒,真象遇見了大喜事。他和這些農民說開了云南土話。他沒有醫生的派頭。病人端坐著,雙手放在膝上,他前后左右,忙個不停:他面對患者,三個指頭的指端內側,水平按在患者手撓骨突上緣的撓動脈上,由上往下壓,由下往上松放,一會兒靜,一會兒動,病人想介紹病情,他示意患者要安靜。十分鐘后,他改換姿勢,握住患者的手,分別彈壓患者十個指甲蓋兒,細心觀察指甲蓋下的血液變化。然后,放開雙手,左手撐住患者頭,右手三指觸動患者頸部鎖骨周圍,他是那樣的小心翼翼,象在尋找一樣什么細小的東西。繼而又先后撥開患者的一雙眼臉,上、下、左、右察看。又要患者張口伸舌,看完舌體,舌質,舌苔,又仔細查看嘴唇及口腔粘毛細血管內血液的充盈度,最后還要患者干咳三聲……這一切都完了,他才發表醫生的診斷意見。

                                ? ? 開處方的時候,凳子高,桌子矮,他就蹲著……

                                ? ? 我的天,他哪象個有偌大名氣的治癌軍醫?他的自我感覺大概是:他是西藏高原上的那個大頭兵!他是沒有穿上軍衣之前的深山農民!

                                ? ? 患者一個個滿意而去,房里只有我們三個了。我才得以了解施廷榮與黃傳貴的關系。

                                ? ? 黃醫生指指施廷榮,向我介紹說:“施廷榮,我四醫大的老師,我們是同學,我是黃醫生的高班同學。”

                                ? ? “他是我的小班課老師。”

                                ? ? 老師也好,同學也罷,看得出,他們是一對合作默契的摯友。

                                返回頂部
                                醫院郵箱
                                關注小程序

                                掃一掃
                                關注微信小程序

                                預約掛號

                                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進行預約掛號

                                在線咨詢
                                久久这里只有精品免费9